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我的藝評作品被選上輯錄成書了!

我之前參加了「探尋賞析的路徑──藝評寫作導領計劃2009」,
今天收到email,通知我的之前寫話劇《九色鹿》的藝評作品被選上輯錄成書了!!
「探尋賞析的路徑──劇評文章選輯」

下個星期會有頒獎禮暨分享會!當天也會收到紀念品、證書~




《九色鹿》

整場表演沒有華麗的設計,有的只是別樹一格的旋轉入口,簡單的佈置,堆滿一角的白色盒子,罕有的語言表達,以及融合光影、舞蹈及現場音樂的跨媒體演出,構成了這一套作品 ─────《九色鹿》

「九色鹿」是繪在敦煌壁畫上的著名佛經故事,從線索上看一點都不複雜,可是「不加鎖舞踊館」於表演裡混合了光影、偶戲皮影和舞蹈的手法令一切變得新鮮,例如透明膠片把水影、蓮花、經文等投射於舞台設置巨型投射幕上,配合現場聲效及音樂,舞者與影偶交替以真人和投影上陣,予人虛實相間之感,不用言語,便帶給觀眾無限想像空間。

然而,簡單的故事,想表達的意念卻太多,令觀眾來不及全部吸收。我們從混合了光影與舞蹈的表現手法中可以看出製作人的野心。觀眾是表演藝術中的主動者,我們可以跟據自己從表演中所吸收得來的情感、感覺與訊息來對這一套作品對作解析,可是,同一時間內表達的訊息過於複雜,時間卻很緊迫,觀眾還來不及整理自己所得來的意念,場景已經轉換,新的意念又再接踵而來,令觀眾陷於一片迷霧裡,實在非常可惜。要是能把節奏放慢一點,於場景之中留一些空間給予觀眾消化和吸收,效果更佳。

在缺少對白的表達和節奏過於緊迫的情況下,舞踏者的出色表演仍然吸引著觀眾的目光,帶領著我們的思緒與情緒融入故事裡。本演出中採用「舞踏」(Butoh)為表演形式,沒有既定的形式與動作,是一種具有高流動性的舞蹈。要說為了表達每一場境的感情與張力的目的上,當中白身舞踏者可算是居功不小。差不多主導著整套戲的他,但卻身份成謎,在劇中卻找不到任何明確表示其身份的線索。他既不是烏鴉、國王、皇后,那他是誰呢?

我認為,他根本就是所有人。他代表著所有人的靈魂,透視了不同人內心投射,宣洩著不同的感情。在第一場「一」,那兩名像連體嬰一起出現的舞者,代表著九色鹿的肉身,而他則代表著九色鹿的元神。她們把盒子套在他的頭上,之後所有盒子發光,成為一體。雖然我們看不見他的表情,但他緩慢流動的身影,予人一種神聖的感覺。於第二場境「初生」,優美的長笛奏樂,配合著他緩慢流動的身影,柔和的表情,表現出悠之美。然而,到了場境「九色人」中,故事的氣氛便有所改變,音樂調子變得詭譎與不協調。巨型投射幕上的顏色變得花多眼亂。在這五光十色的世界,人類的貪念投射到白身舞踏者的身上,攜著純白的身軀,表情卻異常鬼魅。這個時候的他是一個表象,去揭示人類無窮無盡的貪念。後來在被國王軍隊追捕與包圍的場景裡,他一臉委屈,像一隻被困著的猛獸倒臥在地上,逐漸被身邊愈堆愈高的盒子包圍。他的舞蹈,看似沒有固定原則,可是從他身上那一身白,他專注流動的身影,他那令人猜不透的鬼魅表情,我們都可以感受到不同角色的感情表象,感受從他身上所表演出的張力與生命力。

在這場表演裡,我們在看著一個世界的轉生,一個人類的良知覺醒,以及一場別具風格的光影表演。然而,藝團是否成功地完成一個充滿野心的「佛意」的製作?我相信觀眾必定各有不同領悟。



這是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﹝香港分會﹞給的評語。

[短評]
對舞者的身體語言閱讀得仔細,也有很好的詮釋,篇幅雖不長而能夠言之成理。藝術作品必有讀者/觀眾的主動參與然後才得最後完成。秉持着如此用心的態度,仔細的觀察,你必定愈來愈能夠累積豐富的藝術修養。



還好說,我本來是寫了1300字左右,是因為上限是1200字,我才把它刪減成1195字!!

Comments

Comment Form
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
Trackback

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(FC2ブログユーザー)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